台儿庄区委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点击进入台儿庄区委机关报《台儿庄周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站内搜索

长篇小说《女人花》-台儿庄青年作家 吴敬凤 著

时间:2014-04-21 09:45来源:日博bet365体育在线 台儿庄周讯  作者:admin 点击:

 

       《 女人花》这部小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共28万字,是一部反映农村题材长篇小说。

 

     作者吴敬凤,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人,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作家。她的作品,既有乡土中国的浓郁气息,又跳动着时代变迁的脚步声;既为农民的生活和命运奔走呼号,又呈现出农村新生活和新人物成长的轨迹。作者运用现实主义手法,借用夸张、变形、反讽等技巧,把作品的氛围和人物性格描绘得引人入胜、栩栩如生。

   

     《女人花》以知识女性紫桐的爱情及婚姻为主线,展示了当代青年女性面临的种种爱情困惑与命运抉择;同时作家对两性关系也进行了冷静而深刻的思考。紫桐树,紫桐花,紫藤爬上树权权。喜鹊窝在树杈上,一天到晚叫喳喳。小喜鹊,你快看,俺的紫衣真鲜艳。今天俺娘不让穿,明天去把姥姥见,姥姥见了直夸俺,给俺煮了仨鸡蛋……
    

       故事由此展开,为大家讲述知识女性紫桐的爱情及婚姻的故事,从而展示了当代青年女性面临的种种爱情困惑与命运抉择!

 

 

 


   

 

我认识的作家吴敬凤

 

  -沈庆敏

 

        吴敬凤,台儿庄区政协委员,民盟盟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家协会会员,台儿庄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枣庄市诗词协会理事,作品有诗词专集《似水情怀》,长篇小说《同命鸟》,《女人花》及长篇历史小说《风雨台城》等。


      吴敬凤1970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她小的时候,在村里不吃公分,按人头分粮食和布票,而她正好姊妹多,年龄小,人小吃粮少、穿布少,在村里竟然混了个中上等户。

 

     那时吴敬凤的父亲过得很悠然,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记性却是出奇的好,每逢集必到集上专门去听书,晚上再一字不漏地讲给她们姊妹听;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情景,一直是她多年以来最温馨的记忆。吴敬凤的父亲不但讲书给她们姊妹听,村里的村民也爱听她父亲讲书,夏日的夜晚,繁星点点,村里的人凑到她父亲跟前,静静地听他讲古论今。有时兴致上来了,她的父亲会留下一两个最好好友,炒一盘醋白菜,在煤油灯下慢悠悠地品砸。

     

      在吴敬凤兄妹五个当中,她的父亲尤其的偏爱她,每次从集上回来,总要按她的要求买些好吃的来。往下分发的时候,分给她的最多。买新衣服也是给她买的最多。以至于她对父亲产生的爱和依赖,有种离开父亲就活不下去的感觉。后来施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吴敬凤的弟弟妹妹们半大不大,光能吃不能干,还要上学。地里的活总是干在人家最后面,庄稼地荒了一块又一块,就是没办法把草除完。她的母亲整天犯头疼病,地里的活大多靠父亲,家境一落千丈!那时吴敬凤上三年级,为了给家里添一个劳动力,她的母亲就把她硬从学校里拽了回来。那时她十三岁,大人能干的烙煎饼、挑水、锄地、浇园等活,她样样拿得起放得下。

 

      事实上,吴敬凤从七八岁就很会拾柴、拾粪,拾的柴禾够一家人一冬烧的,粪攒到春天时种菜园。辍学有一个多月,吴敬凤的班主任李修荣老师在去她家第三次时才见到了她,硬是劝通她的母亲把她领回了学校。侥幸又上了一年,不得不被母亲劝着又退了学,但仍然没多长时间又被李老师拽走了,好歹断断续续地上到五年级。吴敬凤的父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骨子里却有着文人气质和弱点。由于她的父亲身体羸弱,又不善于持家,包干到人后,家境与村里其他人家的差距拉的越来越大,三间茅草屋成天漏雨,又低又矮,七口人基本上硬是凑合着住。生活的窘迫以及人穷被人欺的境况,造成了她父亲心理上极大的落差,每天除了喝酒浇愁就是酒后骂人、乱摔东西。

 

       那时,吴敬凤带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兄妹四人挤在一张床上,她的弟弟老尿床,几乎夜夜尿,床上连个褥子没有,一泡尿下来整个床犹如被大雨淋过,湿漉漉的。特别是冬天,兄妹几个在床上睡觉根本就不敢伸腿,蜷缩着身子凑合一夜。那时吴敬凤就喜欢上文学,先是对书痴迷,买不起书,满村跑着到有书的人的家里去借。为了能在邻居家借一本《美人鱼的故事》的画册,愣是在人家等了小半夜,直到人家看完才美滋滋地拿回来,结果因为回家太晚,挨了父亲一顿臭骂。

       

       吴敬凤十七岁时,在枣庄广播电台发表第一首长诗《乡村八月》,随后一发不可收,又在报社里发表自由诗和古体诗词。十八岁开始小说的创作,那种创作几乎到了入迷的地步,每夜2点之前没有睡过觉。导致后来神经衰弱,四肢无力,夜里做噩梦,走路发飘。每天喝得昏天黑地的父亲,看到吴敬凤虚弱的样子,认为她是有意偷懒不想干活,咬牙切齿地咒骂她。骂得全家人都恨他,恨他一天到晚搅得一家不得安生。

 

      后来吴敬凤回想起来,才明白她父亲那时其实神经已经有问题了。她的父亲在他四十四岁那年以一根绳子在自家院子里的一棵枣树上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之前,他曾经自言自语念叨好长时间,哪种死法最容易。谁也没想到,他真的会死。他死以后,整个家庭的负担都压在吴敬凤的身上,她那时暗暗下定决心,弟弟妹妹不成家,绝不嫁人。世事多变,几年后吴敬凤成立自己的小家庭,但对于弟弟妹妹,一天未曾放弃责任,直到他们全部成家。后来吴敬凤有了儿子,家庭因生意的跌落,尤其是三角债拖累的已负债累累。一连好多年,家里从没有一天断过债主过。

 

      写《女人花》时,吴敬凤租了一套很小的房子,常把门在里面反锁起来,通常上午写上一上午,下午出去借钱应付债主、经营生意。虽然现在吴敬凤的日子和生意逐渐走上了正轨,但仍有很多家庭及生意上的事务把她搞得像陀螺似地天天转,只得把写作的时间放在夜里。写《风雨台城》时,因长期熬夜,竟导致了神经衰弱和习惯性贫血。好多人也不无揶揄地问过她,到底为了什么?这个问题吴敬凤觉得不好回答。我认为自己写作确实没有写出什么。她说:“二十多年了,什么都没有写出来。但,人的一生,用最通俗的话来说,都有所爱。我只能说我爱。爱,不需要理由。人这一生,我觉得如果连梦想都没有,即使拥有的再多,都是不完整的人生。

 

     ”吴敬凤爱写作。她把写作当做她的一生情,一生梦,一生所求。生活的风风雨雨使她这只彩凤在一次次涅槃中获得新生的体验和收获,使她在写作的天空飞的越来越高远!

 

 

 

(责任编辑:日博bet365体育在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首页   |  头条新闻  |  财经报道  |  社会新闻  |  时政要闻  |  理论在线  |  图片新闻  |  大美台城  |  镇街动态
CopyRight 2006-2012 日博bet365体育在线(www.tez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儿庄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1173号-3 联系电话:0632-6603788 Email:tezzx6603788@163.com